内功

形意门隐藏档案,形意拳薛颠象形术,解析薛传形意的意


  李洛能完整的继承了姬祖的原始炼法,并未作任何的改动与增删。形意拳之名自古有之,以前是门内叫法,对外有很多谐音名字,后来在李洛能时期叫响了形意拳的名号。郭云深初始得艺于老样形意拳,后来受教归附于李洛能,统一了炼法,广传于世,得其部分老样形意的有李存义、李振山、尚云祥、孙禄堂。
  
  八卦掌属龙,龙有翻浪升天之势、游空隐现莫测。“龙”是身法,不是招式。所以,李仲轩先生文章中有“程廷华打八卦,劲力浑身鼓荡,感觉不到他在打,只感到他在动”。打八卦给人一种在空中漂着,许久也没落下来的感觉,已经算炼到家了,所谓“游龙行空”。老辈人中能达到此境界的八卦门人有眼睛程、韩慕侠、翠花刘和宫宝田。
  
  形意拳属蛇,脚下不离地爬行,打拳也是一拱一拱的往前挤,蛇行步不是借鉴八卦的步法,形意拳本身就有走偏门的炼法。形意拳的功夫出在脚下,所以“蛇行崩趟”是关键。李存义吸收了八卦掌、太极拳的精华,但并不是体现在步上。
  
  太极拳是水,可聚可散、可分可合,王宗岳说“太极者,无极而生,阴阳之母也,动之则分,静之则合”。水受力则散、随之即合;动时则分、静时即合,是一种流动的活力,这是比武。打拳却要象“行云流水”般的稳、静、慢、均,才出功夫。
  
  有徒弟跟我说“师父,您教的这个桩过于简单,让我怎么炼啊?”我看出他的心思是说我没有交底,我说李仲轩先生的浑圆桩就两句话,其实真东西也就如此。高明的师父是把东西捡出来教给徒弟,如此徒弟才能学会、炼通、悟透。很多人什么都练,就是没有长进,这是因为没有把东西串起来,各拳都有新鲜,常听这些只能是落伍。“一通百通”是捷径,到最后才知“欲百通不如先一通”。
  
  炼法过于复杂,有措手不及之感。大家应该有这样的体会,当你要站桩前的一刹那是不是非常好?而桩架摆正了,就不一样了?因为你要顾及的地方太多,根本无心去品味桩功的好处。薛传形意拳的“意”就好似这个,无意之意方是真意。
  
  炼拳要有“体重感”,身法的变换、比武都靠这个。前脚掌和脚趾蹬的是这个“体重感”,性拳走架的浑厚感也是这个,象形术的“大势所趋”还是这个“体重感”。
  
  武艺是养气于丹田,道艺是无念无想、不思而得。前者练的是后天之气,后者得的是“先天真一之祖气”,至于二者的区别,很难用语言形容,只有炼者心知肚明了。起点不同,一开始炼的就是两个东西,当然只有武艺的成效,不知道艺的究竟了。
  
  民秋说马象
  
  炼功架愈慢愈佳,因为形意拳细活小手特多,炼快了就忽略了,炼法出功夫全仗小手。
  
  要炼明白拳,自己的程度心里要有数。用大拇指按压手臂的肺筋脉,有的地方有痛感,说明肺经尚未被打通,劈拳还未过关。抓劈拳一年左右会有窒息感,至此对体呼吸才有真正的体认,炼拳与修道是一回事,打拳要带点静坐的定慧,静坐要带点打拳的神气。炼形意拳本身就是修道。
  
  松是炼形意拳的头道关,也是第一次变劲。要松到什么程度,薛颠有自己的标准,全身要象轻纱一样在空中随风飘荡,这个不好理解。你用手去抓羽毛,不好抓,有力使不上,等他落到你手心早把你打了。薛颠管这个叫“玉树挂薄衣”。只有松静,才能敏感,周身敏感即可周身听劲。
  
  形意拳要“光着身子”打拳。并不是真要脱衣服,全身八万四千毛孔要象新生嫩芽一样慢慢舒张,让空气在体内外流通。炼拳时也可以找一点,夏天在树林中站着,全身各处随时有被蚊子叮咬的感觉。
  
  尚云祥讲“轻出重收”,薛颠有自己的说法。形意拳只炼向上的劲,从不练向下的劲,松了自然出沉劲。
  
  桩功是秘传,只有拜师才能学到。薛颠传下的一个练功要窍,可贯穿所有桩功与功架当中。人刚躺下要睡觉时,身体会自觉调整几下,同样,站桩也要周身内外微微调整,达到非常舒适得劲的状态。打拳过程中也有这个微调,只是一个在静态,一个在动态。
  
  “肩窝吐气”是薛颠讲过的练功口诀。肩窝是张嘴,对着手臂吹气,劲就到了指尖,站桩打拳周是如此。打劈拳时,“肩井”如瀑布一样倾泄而下,是“重力”,对应“肩井”的是“涌泉”,打钻拳时,“涌泉”似喷泉般向上涌出,身势借着这个势头钻出,这种炼法可将意气劲合一。
  
  象形术守的是空窍,马象的手型是倒三角,手指环扣将腹脐空出来,是丹田充实法的进一步炼法。并且是提着右脚跟,点着脚尖炼,类似马休息时的腿姿,这是关键处。真传易筋经亦是此种炼法。五法柔顺,随时可变劲打人,八象爆烈,有神气逼人之势,《象形会真》上披露的是双马形,发的是腰脊弹力,手撞出挨敌身要有向下扣腕的动作,劲就钻进去透了后背,这一扣是脚踏出来的。
  
  刚开始写书法,毛笔不听手的使唤,此时不能用力,要学会“支使”她。身体就如同这支笔,学拳初始要学会放松,一用力全身就僵了,哪紧哪就不听使唤,要尝试着将身体支配的随心所欲才行。
  
  书法有“藏锋”,不是简单的横竖,一笔当中有许多的迂回。形意拳里也要有“藏锋”,有很多不显形的动作运行其中,待能自如运用毛笔时,劲可透过笔毫直透纸张,此时发劲可透体穿骨,取人性命。我爷爷王克明看了王羲之的字,书法有了进镜,连带的形意拳也明白了。书道如拳道,都讲究气定神闲,只是一个把劲运在笔上,行在纸上;一个将劲化在周身,发于四空。
  
  薛颠象形术之马象
  
  抓劈拳一年左右会有窒息感,至此对体呼吸才有真正的体认。
  
  形意拳是招由劲生,五行拳的功架是根据五行功劲编的。炼拳与修道是一回事,打拳要带点静坐的定彗,静坐要带点打拳的神气。炼形意本身就是修道。
  
  形意拳是功夫拳,炼的是含蓄。薛颠管站浑圆桩叫“抱桩”,抱中还要有撑。一次我站桩,立事问我:“你抱过婴儿挤公交车没有?”我就明白了。两条胳膊既有合劲有要有托劲,怕人群挤到孩子,还要有向外的撑劲。平日炼拳这个很难作到,关键在与心态。
  
  很多人看了李老文章练完拳也溜,但没有效果。除不知道溜的方法外,拳打的对不对也是关键。薛颠教过林师爷一个溜之前的功法,希望大家可以从中受益。炼完拳把双手搓热反复擦面,握成鸡心拳敲三下后脑,两脚尖分别向内扣几次,之后再溜。个中妙趣,大家可以去体会。
  
  “肩窝吐气”是薛颠讲过的练功口诀,气者,劲也。肩窝是张嘴,对着手臂吹气,劲就到了指尖,站桩,打拳都要这样。
  
  尚云祥讲“轻出重收”,薛颠有自己的说法。“腾”,形意拳只炼向上的劲,从不练向下的劲,松了自然有沉劲。“蓄”,炼收,含着劲打拳,所以炼功架是不发劲的。发着力打拳,看着挺猛,打人身上就不好使了。“含着劲炼拳,兜着劲打人”。
  
  打劈拳是,“肩井”如瀑布一样倾泄而下,是“重力”。对应“肩井”的是“涌泉”,打钻拳时,“涌泉”似喷泉般向上涌出,身势借着这股势头钻出。这种炼法可将意气劲合一。
  
  象形术守的是空窍,马象的手形是倒三角,手指环扣将腹脐空出来,是丹田充实法的进一步炼法。并且是提着右脚跟,点着脚尖炼,类似马休息时的腿姿,这是关键处。真传易筋经亦是这种炼法。
  
  五法柔顺,随时可变劲打人。八象暴烈,有神气逼人之势。李老披露的是薛传道艺形意的单马形,而《象形会真》上写的双马形,发的是腰脊弹力,手撞出挨敌身要有向下扣腕的动作,劲就钻进了敌身,这一扣是脚踏出来的。双马形是挂打合一,挂可牵人,打的时候还要踩着对方的脚。一上一下,一明一暗就乱了对方的阵脚,没了方寸,我就势乱中取胜,赢了对方。
  
  劈拳开肺,首先解决的是体能问题。拳炼的对不对自己心里要有数,不能练糊涂拳。用大拇指按压手臂的肺筋脉,有的地方有痛感,说明肺经尚未被打通,劈拳还未过关。拳越练越累是错,应该越炼越舒服,越炼兴致越高才对。每天不炼都难受,象着魔一样什么都不顾了,非炼不可。
  
  薛颠象形术之猛虎归洞与猴蹲身
  
  形意拳是先祛病再强身,首先把身体要养好,基本功才能上档次。
  
  现在环境污染日趋严重,虽然经济条件改善了,但身体却处于亚健康状态,没有真正体会过什么是幸福,什么是享受生活。因此,燕窝蛇胆鹿茸都进入了食谱,梦想着能将身体调养好。但人们生理机能下降,消化能力微弱,不见得吃什么真就能受用。
  
  猛虎归洞又叫虎形有极桩,西马庄李振山深得此桩要义。虎形桩对养生作用很大,可改善睡眠食欲。练功得法,短期就有精力充沛,双目有神的效果。
  
  猴蹲身形成于形意拳初期,是古传内功之一,旁支亦有其它的叫法。形意拳保留了原始的炼法,系统完备,又不出偏差。薛颠象形术传的猴桩可炼出“肾息”,能逐渐过渡到体呼吸。站猴桩时会明显感到两肾象肺一样在缩涨,小脑、肾、性腺都能得到开发。炼毕气血团聚于腰腹,异常舒爽。
  
  无极合一并非形意拳独门,杨露禅的嫡系应该知道这个功法。至于是太极门窜过去的,还是刘奇兰与杨露禅共同发明的就不得而知了。从内功角度讲,她是炼精化气法门。初始会感到两肾热如汤煮,丹田发暖,热流逐渐谩布腰腹周围,并分两路延四肢至手足,四心有发热发汗现象。此时周身暖意融融,妙不可言!
  
  虽然形意拳功效卓著,但也是需要时间炼出来的,恒心与耐心是首要。而且每个人情况不同,练功体会也是各异。以上是我练功时的感受,或许会对大家鉴别自己所练真伪有个参照。
  
  功力来自于刻苦与体悟,现在年轻人怕吃苦,功夫没下到就说形意,太极不好,去学外家拳。其实并不是老师没认真教,你要反问一下自己是否象前辈那样吃苦,那样执着。
  
  师父给句话不见得当时就能理解,如同拳谱一样,是过来人的体悟,只有程度到了才能明白。
  
  道艺五行拳需经催三节、惊四梢、闭五行、聚六合、顾七星、校八要(顶扣抱圆摆垂弓挺)、尊九歌的历练,但这是在动态不好掌握,所以历代门人均在三才桩中体认。细节都是练功窍门,如手型作对就会有小旋涡的感觉,这些在道艺形意中都是必炼的东西。
  
  道艺形意“先天”说
  
  先天桩炼的是“先天真一之祖气、性命之根、造化之源、生死之本、龙虎二气发源之始,道谓金丹,知此道理可以入德矣”。此气乃武道之内劲“能击人于数步之外,有鬼神不测之妙用,知此道理可以入道矣。”
  
  形意拳讲究抻筋,薛颠有所不同,炼的是舒筋、收筋、润筋。抻筋易伤,而舒筋则有舒展松长的意味。皮筋光长没用,要有弹性,所以要收筋。大筋这么一折腾,要给于气血滋补才能发挥良能。对于头顶沉肩、含胸拔背等要领,薛传形意有独特的解释,照此一一炼到身上,有脱胎换骨之感。
  
  过去的名家中,很多都是吃官饭的。黄文叔是福建省保安司令,曹宴海是总司令部少校参谋,诸桂亭是军政部国术官。身体欲健康,首要锻炼筋骨,“运动如抽丝,两手如撕绵,手足四腕挺劲力”,手上沉着,身上轻灵,步法要“轻妙如猫行”,“头宜上顶,尾闾中正”则是锻炼脊椎之妙法。
  
  象形术的基本初衷是“阴康大舞民体健康”,宗旨是为了让国民自修有成可上阵杀敌,保家卫国。“象形取义道启康庄,命以术延道以人昌,勿忘勿助至大至刚,精修性命云胡不臧”。
  
  老三拳在象形术中分别是云晃旋,裹拳形似波浪,有鼓荡吞吐惊抖之能,与横拳相似。践拳含火机之妙,有爆裂惊炸之猛,与虎扑相似。钻拳刚柔相合如棉裹铁,生于鼓荡内含挺力,可演化成崩拳。
  
内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