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筋经

象形术真五行是心意把飞云摇晃旋的练法,自古有之


  象形术是束鹿县(辛集市)流传已久的古拳,是运送货物、押韵物流,江湖押镖的组织,本地叫“大车帮”的人群,内部护身护镖的拳,象形术、五形五伸、真五行,早先不允许练拳,民间练拳是要杀头的,所以,五行去掉拳字,没人敢说叫五行拳,真五行是心意把飞云摇晃旋的练法,自古有之。
  
  一、拳学渊源录
  
  象形拳法,形意拳支派,为薛颠所创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薛颠卓越的武学修为连同他自创的独特武学艺术,渐渐走进了历史的深处,沉寂在岁月的长河中。
  
  据我的老师唐凤华先生讲:薛颠最早跟一位周姓武师学习形意拳,后为谋生去关东设场授拳。当时许多门派的拳师在关东以教武为生,这其中就有形意拳高手傅剑秋先生。作为同门,据说当时因为傅剑秋指出薛颠拳艺不精之处,于是二人当场试手。结果薛颠输了拳,随后离开关东,访艺于山西,投师五台山灵空长老,得到这位隐世高人的指授。于拳、功、易、道,禅均有所得。后下山赴河北深县,又得到李振邦、薛振刚的传授,功臻化境,武学修为达到了神变的境界。
  
  当时形意拳门承认象形拳法为支派,究其原因,一是它们之间历史渊源上的一脉相承和技术特点上的高度吻合,二是象形拳法的简约、神变能使形意拳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。尤其象形拳法中融入了中国道家最纯正的内功体系(依个人之见,这才是象形拳法真正的亮点),由博返约,使之成为一门真正的道艺拳法。
  
  由于历史原因,象形拳法的流传远远不及形意拳那么广泛。加上象形拳法是以五行为体,五法为用,没有深厚的形意拳根基,很难将象形拳法之微妙发挥出来,而在我们这一拳系中,少有人尽得这两门拳学的奥义,因此日趋势微!一直以来我对象形拳法情有独钟,在学习形意五行拳一年之后。终于得到唐凤华老师的倾心相授。挟技归来,每日醉心专研,虽时日不多,但与同道试手,仅以飞云二法便可轻取对方,深感斯技之神妙灵动,又精简圆融,实为上乘武学之奇葩!结合原书现将象形拳法之拳功理法,扼要披露如下。
  
  二、大道至简之内功阐徽
  
  提到内功,据我所知,原传心意六合拳、八卦掌等内家诸拳在创拳之初都有佛道两家内修的内容,因而神乎其技,而致日后大行其道!但是发展到今天,内外两家似乎已无分别,概因内功传承慎密,每代也仅有一二人得全诀而矣。所以,见到一些内家拳谱虽然大讲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,炼神还虚,但究其实质,不过是名词附会,徒费笔墨之谈。
  
  修命独道家之以术延命最为善巧,修性则佛理之明心见性最为高妙。考宋代以前,佛道两家均重实修,而诸如吐纳、导引、观想、胎息一直是修行的主干。除火候运用变化万千之外,方法基本不离于此,全靠习者苦修,平淡中自见神奇!无论正史野史,记载成仙成佛者甚多!明清以来,道家内修之术愈仙愈奇,佛家大小两乘之理论亦汗牛充栋,臆想空谈者众多,所谓性命双修,已是徒有虚名。故后
  
  世慨叹修道者如牛毛,成道者如麟角!
  
  薛颠的内功体系与易筋洗髓经的炼气基本一样,只是火候上有很大的差异,也正因为大道至简,半个多世纪以来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。人们颂扬的只是拳学的精妙,而忘记了内功才是拳学的灵魂所在!诚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所说的: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”
  
  薛颠的内功体系大致分为三步,即正身法,调息法,修心法。通俗的说,即身,气,神之三调,三者贯穿于实修的终始,是密不可分的!薛颠在其《象形拳法真诠》一书中绘图列表来明示三者之间的关系,这是著者的苦心,惟恐读者不明其意。但是武学技术和内功心法,往往需要门传身授,不是文字能表述清楚的。唐老师在传我的时候,与书中内容亦大为不同。然而将口诀传毕,书中之内容一目了然矣!
  
  首先说“正身法”:我在访道之初曾细心观察一些实修的人,总觉得其行、止、坐、卧和常人不大一样,后来经师点破,才知所谓“道不离须舆”之真意!每见一些练功者定点入座,风雨小误,看似极有规律,但是,人这一天要工作,要生活,喜怒哀乐,营营役役,无时无刻不在受着七情六欲的贼伐,所以正式练功的时候不可能一下子诸缘皆空,势必有所牵挂,那么每次练功的有效时间就会大打折扣(就笔者经验,静功入坐,即便修炼有素者,大概也须30到40分钟方能进入状态!初学者往往杂念纷飞,此起彼伏,一两个小时练无所得也绝非稀奇)。再者,即便如此,又有谁可以保证三百六十五天风雨无误呢?因此,“念兹,在兹,常惺惺”是内功中一个很重要的口诀! 一个真正的修炼家往往练功的随意性是很大的,只要一有闲暇,片刻之间,即收心敛息,一呼一吸。系之于命蒂,渐而久之,心、神、息皆归于气海,元气才能日积月累,固有一口“凝神气”,万念俱寂,“玄关”促开,丹有居室,始有“丹田”之象,内功即一日千里,归入正途!所以薛颠说:“随意法,即权变之法门也,无论行止、坐卧、车上、马上,皆可随意而练之(此法用意而练之),有一时工夫修一时道,有一刻工夫练一刻心,一日内十二时,意所到,皆可为,偈曰:行立坐卧任呼吸,一呼一吸立丹基,唇齿着力学龟息,息字自心圣人知,四个橐龠八卦炉。不知不能立丹基。”真是天机直指啊!
  
  再说“凋息法”:薛颠说:“呼吸者,则谓之调息也,息调则心静,息外无心,心外无息,欲得息外无心之妙,必须真调息,息调则心定,心定则神宁,神宁则心安,心安则清静,清静则无物,无物则气行。气行则绝象,绝象则觉明,觉明则性灵,性灵则神充,神充则精凝,精凝而大道成,万象
  
  象归根矣!”抛开文字的繁冗叠复,一幅内功修炼图已经脉络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!何谓“精凝”?丹成之象也!薛颠文化不高,这本《象形拳法真诠》为他的传世之作,语言干练精美,自然少不了请人润色,但内功是核心的东西,靠的是真传,外行人是创造不出来的。谭紫霄在《化书》中载有“五忘仙诀”,云:“忘形以养气,忘气以养神,忘神以养虚,忘虚以合道,忘忘则功圆。”而薛颠的内功精要不正是“五忘仙诀”最通俗的注解吗?《象形拳法真诠》中将“调息法”分为三步,第一步要求循序渐进,自然而成。所谓“努力呼吸”即是“服气”一法,用意较重,是用武火的后天层次,然“心为臣,息为君”,能很快排除杂念,达到心神凝定。比所谓的“一念代万念”要高明许多,习者不假一丝一毫的做作,一片淳朴,直入先天。第二步的“丹田呼吸”依书中所说很容易让读者误以为是着意吸升呼降,导气运行周天,其实不然!书中所指乃丹经上说的“取坎填离”之境界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心肾相交”、“水火既济”,此时口鼻呼吸虽在,但“吸之绵绵,呼之微微”,数分钟或十几分钟才有一次,丹田气动,橐龠初成,内气周流不间断,此时内功根基已成,宿疾顿去,生理上常有饥寒不迫等不可思议的现象发生,修炼家称此为“金水河车”或“气河车”,是后天中之先天的境界。至于“体呼吸”,不如称之为“胎息”更为确切,薛颠说:“然此呼吸。实为呼吸最终之目的,最上乘之法门。”到了这个境界才是真正的先天境界,一切生理功能完全高度自动化,打破了生命体由盛转衰的自然规律,补足亏损,甚至返老还童!而河车自转,精尽气化,马阴藏相,这才算是真正的“炼精化气”了。每见有人,动辄大谈“炼精化气”,其至自诩功臻“炼气化神,炼神还虚”,以正统修炼家的眼光看来,简直是痴人说梦,令人喷饭!察中国近代武林中,也只有董海川、杜心武、孙禄堂等寥寥数人做到而已。所以,薛颠在书中说:“故习此道者,不可不恒心努力达此境域” 。
  
  第三步的“修心法”被薛颠放在了内功的后面。其实,做功夫的伊始。“修心”就要踏踏实实贯彻进去。薛颠在书中说:“修心法者,即道成不二法门,释谓明心见性,道谓修心炼性,儒谓存心养性,其名虽殊,则理是一。”谈到“修心”,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庞大了。非指专事于修炼,做人亦是如此。简单地说。修炼家对于世俗的道德标准以及人生态度的客观认识。都可以称是广义上“修心”的范畴。至于“三教圆融”,那是“千江有水千江月,万里无云万里空”。得靠修行
  
  者真实体味,恐怕文字已经不能达其意了。圈里有一句话:命赖师传,性靠自悟!
  
  真正的修炼家是不会把自己禁锢在所依附的教派之中的,而一个四肢发达,大脑贫乏的赳赳武夫也永远不可能到达武学的巅峰。人之习武就如养虎在身,而这“修心”又恰如“伏虎之术”,薛颠是没有做到,否则就不会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。
  
  三、五法八象会真
  
  象形者,会意也。发于外而谓之象,蕴于内而谓之意,意可蕴,亦可发,意由心出,象由性生。以主旨而论。薛颠的象形拳法并未脱离心意拳这一主干思想,而内容的精简倒与同为心意分支的蜀东金家功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拳法大致由桩法、五法、八象、独门器械组成,内容不多,但变化万千!桩法在象形拳法中比重不大,只有八字桩、降龙桩、伏虎桩三种。其中,八字桩与当下流行的浑元桩相似,手形上略有变化,以养气为主;而龙虎二桩为侧身练法,下势较低。注重撑、搠、按、扭之劲,为技击所设,练起来很吃功夫。据门内的一些老拳师讲,薛颠的那个时代,真正站桩的人不多,包括被今人追捧为“万法不离”的三体式也不例外,拳中有桩,这是个很值得令人思考的现象。
  
  五法,即飞、云、摇、晃、旋,五个可分可合的单式。下面分别介绍如下:
  
  飞法:飞法由左化身开始到右化身,左足不动,右足向右前方斜进步,右手手心向下,臂半屈而有挺劲。进足同时以横力向右直出,左手横进,手心向下。置于右肘下,松肩。坠胯,沉气,膝挺,身形略侧,目视右手中指;上动不停,右足不动,左足向前疾进一步,同时左于翻转手心向上,沿右小臂外侧拧转至右前,右手翻转手心向下,以裹合之劲沿左小臂拉至左肘下,稍定劲,左足横向左快速移一步,同时力从足起,以臂带动身形向左横发力,变为左化身。然后再进右足,如此反复。
  
  解析:飞法和蜀东金家功夫中“分草”一式很像。起式就是拨打抢边,另一只手封住自己中线,如果拨打成功,通常会立即戳击敌方面部咽喉要害。戳击无效,横力再打,进步时摔法可相机而用,与形意五形拳中的钻拳、十二形之蛇形十分暗合。“回马枪”是飞法练习时的回身法,但实战中却是出其不意迷惑对方或败中求胜的一记杀招,通常右化身,腾空转身,震脚发力发声,顺势矮身横抽敌方肋下,威力惊人!
  
  云法:云法由无极式(起式),右足不动,左足向前迈一步,左手经胸前划弧伸出,变为手心向上,右手置于左肘下,手心向下。上动不停,右手沿左小臂外侧由左及右划弧至身体中线,变为手心向上,左手也由左及右划弧至右肘下,变为手心
  
  向下,双手同时略向怀中一带。同时左足跟转至右方,身体下沉,右膝盖顶在左小腿上。稍定劲,起身右足向前迈出一步,同时双手向前发力,要求脆、快、抖、弹。发力毕,双手继续划弧,沉身,进步,发力,惟方向不同,如此反复。
  
  解析:云法是一个吞吐沉浮很明显的式子,双手划弧又叫“金丝缠腕”,是典型的擒拿手法,实战中如果捉住对方手臂,随即身子后吞一沉下压,迫使对方失势,前倾失去重心,然后进步抢中,一个短发力摔出对方。本来擒拿就是近身,如果一擒不中,趁势沉身即迫得对方起不了腿,那么攻击裆腹要害,就很自然了!险是险了点,却是极狠毒的打法!
  
  摇法:摇法由无极式(起式),右足不动,左足向前迈一步。同时,右手在上,手心向下,左手在下,手心向上,双手呈阴阳裹抱之形式提至胸前,然后由右及左划大弧形捋至左胯部,身体略向左拗,双手呈左上右下的抱球之式,目视前方。蓄势定劲,右足依然不动,左足向右前方迈一步,同时双手由左胯向右前方极力伸出,上动不停,右足向右前迈进一大步,双手呈阴阳裹抱之形式由左及右划大弧形捋至右胯部,身体略向右拗,双手呈右上左下的抱球之式,蓄势定劲,左足不动。右足向左前方迈进一步,同时双手由右胯向右前方极力伸出。如此反复。
  
  解析:摇法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摔法。俗话说:“拳加跤,艺更高”,“半年拳不如当月跤”。河北派的拳法明显是受了保定跤的影响,一旦进身多数以“摔”结束战斗。摇法中手法的一个大捋手看似十分笨拙的一划拉,其实守中有拿,一旦得势,肩、肘、膝都可以趁机给对方以致命的打击。我曾与一著名拳师交手,飞法先发制人,抢边穿喉。对方一抬手招架之时,摇法大捋立即破其中线,然后右足一别,进身肩打,对方应声而仆。
  
  晃法:晃法由无极式(起式),右足不动,左足向左斜方进步,双手同时向里扭劲,翻转成手心向上,至与胸口一齐时,向前方伸出,手臂微屈,略高于肩,如托重物状,此时腿弯臂屈,头顶身挺,目视双手。上动不停,左足向右斜进一步,双手同时尽力再向上略一托,右足随即跟上一步,进步同时双手快速落回胸前,不停,晃身摇肩,双手呈半弧形向身之两侧分开。上动不停,右足向左前方进一步,左足不动,然后双手内旋划弧变为手心向上,收至胸前变为手心斜向下,向前猛推。如此反复。
  
  解析:晃法用文字表达有些繁复。其实就是形意拳的“虎扑”,只是先“虎托”,再“虎分”,最后才是一扑,走的是“之”字形的步法。飘移不定的身法,使“虎扑”这一传统拳式,刚猛中
  
  又不乏灵动!实际运用中,“托”住了,腿膝便可以致命一击,“托”不住就“分”,头打和肩打就有用武之地,不必拘泥!
  
  旋法有两种练法,下面我们分别介绍:
  
  一种是内旋法,由起式开始,以腰带动肩,以肩带动手臂,双手在身前由内向外划弧,一手变手心向上,划弧至头的侧面,略比眉高,托劲;一手变手心向下,划弧至胯的一侧,略与腰平。撑劲。同时双足交替向前快速进步,步子要小,呈波浪形的曲线。如此反复。
  
  一种是外旋法,由起式开始,以腰带动肩,以肩带动手臂,双手在身前由外向内划弧,仍是一手托劲,一手撑劲,步法亦如前式。
  
  解析:旋法在门内又被称为“小游身八卦掌”,以身法灵动游移而见长,防中寓打,尤其适合以一敌十,薛颠在书中以太极八卦图形示之,其实也是象形取意,习者可不必拘泥,灵活运用。
  
  四、五法合一
  
  五法合一是将五法贯穿起来,形成一个精悍的小套路,练时连绵不断,用时一气呵成,一势不断,式式相连,不给对方喘息之机!
  
  八象(门内又称八技),即龙、虎、马、牛、象、狮、熊、猿八个独立的技法。
  
  限于篇幅,对于八象的拳式在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(有兴趣的读者可参书研究),习者须知五法乃八象之基础,八象是五法的延伸。正如五行拳与十二形的关系一样,在河北形意门中,有很多前辈武师并不练十二形,或只是根据喜好练一二式,个别是为了传承的需要才全盘继承。据唐风华老师讲,八象里融合了华佗五禽戏的精髓。配合内功,一动一静,不单只为了技击而用,于养生延年、防病健身都有着丰富的内涵。至于薛颠传下的器械练法,多为形意拳的刀剑枪棍,只有佛门方便铲是其独门所传,应该是灵空长老的衣钵。因为象形拳法是薛颠技艺大成之后,融合了道家内丹术、五禽戏、形意拳之精华后,自己创编的拳法,因此内容虽然不多,但体系却十分完整,也符合“大道至简至易”的原则。
  
易筋经